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全国首例个人破产试点破冰:3年后恢复信用

内地港台 时间:2019-10-12 08:07:40 浏览:
10月9日上午,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联合平阳县人民法院召开新闻通报会,通报全国首例具备个人破产实质功能和相当程序的个人债务集中清理案件情况。

贾跃亭拟申请个人破产 资产以信托方式转给债权人

贾跃亭拟申请个人破产 资产以信托方式转给债权人

   相关阅读:全国首例个人破产试点破冰:3年后恢复信用 贾跃亭拟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将全部资产以信托方式转给债权人 澎湃新闻记者 陈宇曦 中国部分城市推进试点个人破产制度之际,身在美国的乐视系创始人贾跃亭,传出了有意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的消息。 10月11日,一位接近贾跃亭债权人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刚刚收到一份贾跃亭在美国法庭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Chapter 11 Bankruptcy Reorganization)的文件。 该文件内容显示,贾跃亭将把全部资产通过债权人信托的方式,转让给债权人,该信托由债权人委员会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这也意味着,债权人将提前拿到贾跃亭全部资产及其收益权,贾跃亭也不再持有任何电动汽车制造商Faraday Future(FF)股权。 对于上述说法,FF方面未正式披露,澎湃新闻记者也未能联系到更多贾跃亭债权人置评。眼下,也未见贾跃亭债权人委员会公开成立的消息。 不过,有乐视控股债务小组相关人士称,据其所知,贾跃亭此前一直在筹划相关的还债方案,其目的是为了彻底解决个人债务问题,把FF做成。 贾跃亭 视觉中国 资料图 贾跃亭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 乐视控股隶属于贾跃亭旗下。目前,贾跃亭方面在国内的债务问题,主要由乐视控股债务小组负责处理。 关于贾跃亭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有乐视控股债务小组相关人士称:“虽然并不清楚具体进展,但据我所知,贾跃亭先生此前一直在筹划相关的还债方案,他之所以愿意作出如此巨大的个人牺牲,放弃掉所有个人资产转让给债权人,就是为了尽责到底,彻底解决个人债务问题,把FF做成。” 该人士称,真正属于贾跃亭个人的债务很少,大量债务为个人替公司担保的债务,并已经偿还了超过200亿元人民币。稍早前,接近FF的知情人士介绍,贾跃亭还计划将FF部分股权成立个人还债信托基金,以此作为国内债务偿还基金。 目前还不清楚,如果前述破产申请落地,贾跃亭在FF还将拥有多少话语权。 据介绍,在美国法律框架下,有破产清算(Chapter 7)和破产重组 (Chapter 11)两种方式。贾跃亭申请的是破产重组 (Chapter 11)。 破产重组(Chapter 11)是指企业或个人当下资不抵债的情况下,法律允许债务人向债权人提出一个重组方案,以某种资产保障的方式延期偿还。 而破产清算(Chapter 7)意味着,一家企业或个人宣告破产,由清算小组接管,通过对公司或个人资产进行清算、评估和处理、分配的方式进行清盘。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有债权人试图通过冻结和拍卖贾跃亭个人所持FF股权的方式,以获得其所持债权的权益。 记者向上述接近贾跃亭债权人的知情人士询问此事,其表示,“这种方式对绝大多数债权人是极为不公平的,其他债权人甚至完全得不到偿债机会,而所有债权人都寄希望于FF成功后的资产价值最大化而得到足额债务偿还。”他说,这应该是贾跃亭申请破产重组的内在隐情,也是为了其他债权人得到平等对待。 债权人将提前获得贾跃亭全部个人资产及收益权 此外,据知情人士透露,贾跃亭在提交个人破产重组后,将主动给债权人提供额外的特殊保障。其中包括,所有国内债权人依然保留对贾跃亭及其他债务人国内被冻结资产的处置权;前乐视相关企业等原有债务人将继续履行还债义务;与原有通过担保程序向贾跃亭提起偿债请求相比,现在债权人通过债权人信托相当于提前拿到了贾跃亭全部资产及收益权,所有债权人也将得到平等以及未来足额偿债的权利。 “相对于只能通过担保权向贾跃亭要求偿债,债权人信托让我们通过提前拿到贾跃亭个人全部资产及收益权的方式增强了获得足额债务偿还的信心,”贾跃亭债权人表示,“贾跃亭出现危机后,我没有进行穷追猛打,一方面对他的梦想一直比较认可和支持,另一方面,我自己也经历过创业阵痛,知道创业不易。” 自2017年7月来到美国后,贾跃亭的个人精力主要聚焦在法拉第未来(FF)的发展上,FF成为贾跃亭“翻盘”的依托。贾跃亭个人债务债权人所控制的债权人信托与FF的资产价值密切相关。今年9月,FF宣布任命拜腾汽车创始人毕福康为全球CEO,以接替辞任该职务的FF创始人贾跃亭。贾跃亭将转任FF的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 上述债权人认为,贾跃亭在完成个人破产重组及债权人信托这一方案后,解决了个人债务问题的他,将可以继续以FF创始人和CPUO的身份推动和实现FF股权资产价值及债权人信托资产价值最大化,从而使债权人通过信托资产的增值实现偿债目标。 中国部分城市试水个人破产政策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目前中国的法律要求,破产清算或者破产重组都只针对企业实体进行,个人破产清算和个人破产重组相关法律制定还在推进过程中。2019年7月,国家发改委等十三部门联合印发《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提出研究建立个人破产制度。 10月9日上午,浙江省温州市通报了全国首例具备个人破产实质功能和相当程序的个人债务集中清理案件情况。在该案例中,债务人蔡某系温州某破产企业的股东,经生效裁判文书认定其应对该破产企业214万余元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因蔡某确无能力清偿巨额债务。最终蔡某提出按1.5%的清偿比例即3.2万余元,在18个月内一次性清偿的方案获得了法庭认可。 相对于贾跃亭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Chapter 11),蔡某就采用类似个人破产清算(Chapter 7)的方式获得了低额债务偿付的机会,本案例也意味着国内正在进行相关法律体系的探索。[详情]

澎湃新闻 | 2019年10月11日 15:46

南财快评:个人破产真能欠214万只还3.2万?

南财快评:个人破产真能欠214万只还3.2万?

  原标题:南财快评:个人破产真能欠214万只还3.2万? 在全国民众的期待中,10月10日温州中院终于通报了全国首例个人破产案例的情况。然而和大多数读者一样,笔者初看到相关标题时也是大吸了一口凉气,欠214万只还3.2万,还款率只有1.5%,而且只要三年就能恢复信用,逃避债务也未免太容易了吧,这种个人破产制度如果推行下去,不就意味着社会信用体系的崩解吗?但当笔者真正拿到新闻稿,仔细研读之后发现,实际的情况远不是这么简单的标题所能概括。  首先,是债务人蔡某的债务来源。从新闻稿中我们得知,蔡某是因为其作为股东的有限责任公司破产,而对企业的破产债务承担了连带责任,其个人财产无力偿还债务,才申请破产的。这短短的一句话,实际上信息量很大。依照常理,蔡某是有限公司的股东,所谓有限责任公司,即股东仅仅以出资额为限对公司债务承担有限责任。但在本案中蔡某却需要对公司的破产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实际上是突破了公司的有限责任制度。依照现行法,突破公司的有限责任制度需要满足严格的条件,包括:1,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2,发生了法定的事由,导致公司的法人独立人格被否认。前者很好理解,后者是指当公司的股东滥用公司的有限责任制度,违反诚实信用原则,逃避债务,将会严重损害债权人利益的,法院或仲裁机构有权跳过公司要求股东直接向债权人承担法律责任。法人人格否认制度是法人有限责任制度的重要补充,是对债权人利益的重要保护。但在新闻稿中并没有涉及这两个原因,我个人也倾向于蔡某也没有相关问题。因为无论是未履行出资义务还是导致公司人格否认,蔡某作为股东要么存在义务没有履行,要么存在主观上的故意逃避债务,即蔡某在主观上均会存在过错。这时候如果还同意其个人破产,就是让保护债权人的制度,尤其是公司人格否认制度成为空文,更会对整个社会信用体系造成毁灭性的冲击。我相信我们的司法体系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避免这种最坏结果的发生。  除了法律的明确规定,还有什么情况会要求有限公司的股东承担连带责任呢?在当下的经济活动中,银行等金融机构在向中小企业贷款时,为保证自己的债权安全, 往往会要求企业的大股东或者实际经营者和银行等企业债权人签署担保协议,在企业无法偿还债务时,以自己的财产承担相应的责任。这种以股东财产保证企业债务的协议虽然合法,但往往是金融机构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强行要求中小企业签订的。金融机构希望保证自己的债权无可厚非,但这实际上又绕过了公司的有限责任,让公司股东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使得公司的制度优势成为空文。因此,在国家鼓励发展中小企业的大背景下,是否合理,尚有讨论空间。而在本案中更值得注意的是,债务人蔡某既非破产企业的大股东,也非破产企业的实际经营者,他只拥有公司1%的股权,也只是仅仅在公司就职,个人财产十分有限,金融机构让他成为担保人丝毫无助于保护债权的安全,没有任何的合理性,对于蔡某来说,让他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的担保责任更可谓是天降横祸,因此债务的来源非常不公,甚为可疑。  其次,蔡某本身家庭的经济状况十分窘迫。从公开的资料看,蔡某家庭收入非常有限,而又有医疗费用和教育费用的重重压力,此时还要让他们家庭承担高达二百多万元的企业债务,既不现实也有失公允。  再次,在偿还3.2万元之外,债务人蔡某还承诺在接下的六年里,只要年收入超过12万元,超过部分的50%将用于清偿债务,并且如果另外发现隐匿财产的,仍然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债权人会议,经过表决,自愿的同意了清理方案,放弃对剩余债务的追偿权。  综上,笔者以为本案虽然并不算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个人破产范例,但是也表明司法机关在个人破产制度上的一种态度:首先,债务的承担具有一定程度的不公性,在本案中债务人很显然是被企业的大股东或者直接经营者拿去顶包,莫名其妙的成为了企业债务的担保人;其次,家庭有现实的生活困难,无法也不可能还清债务;再次,除了直接偿还的部分债务以外,还有辅助的偿债计划;最后,债务人的清理方案,需要债权人会议的同意。这几项内容在大体上符合已经公布的,个人债务集中清理试点五项条件的基本精神,而且比这五项条件要严格的多。尤其是债务承担具有不公性这一点,笔者认为这就让个人破产制度的正当性更加明显。于此相对,就五项条件中的部分内容,尤其是“因公司法人人格被否认而承担清偿责任的自然人”是否就能够简单的通过个人破产制度而免去债务,笔者认为可能需要司法机关在具体的执行过程加以仔细考量,以免引发道德风险。  回到最初的问题,能否通过个人破产制度让债务人欠的两百多万只还三万?能,也不能。除非你能满足本案债务人这样苛刻的条件,否则即便能够申请破产,也不可能仅仅偿还1.5%债务就能免责。“214万债务只需还3.2万”这样的表述,虽然吸引眼球,但远远不够准确,更不利于推动社会广泛的接受个人破产制度。笔者之前的疑问,个人破产在我国究竟会是蜜糖还是毒药,就现在所公布的内容尚不能定论,还需要依据司法机关的后续的判决,进行进一步的判断。  (谢远扬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详情]